http://www.okinopi.com

今天全国哀悼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朱彩云 张艺)凌晨的长安街上夜色未散,在这个遥寄哀思的清明时节,中国进入短暂的黑白世界,素色的手机弹窗,黑白的社交平台头像,都在提醒人们,记住过去的100多天里,这片土地上逝去的人。

  4月4日早,北京广场降半旗,哀悼抗疫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今晨5时54分的北京广场,五星红旗照常与太阳同升,在短暂定格后缓缓下降至距离旗杆顶端1/3的位置,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深切哀悼,用最庄严的方式表达对生命的敬重。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摄

  2019年年末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截至4月2日24时,全国累计死亡病例3322人。

  许多鲜活的生命被定格在了2020年初春,很多家庭痛失父母、爱人、子女,一些医务工作者和抗疫工作人员为此牺牲。

  无数同胞的悲痛与无力,抗争与坚守铭刻为国人的集体记忆。国务院发布公告,于2020年4月4日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在此期间,全国和驻外使领馆下半旗志哀,全国停止公共娱乐活动。

  4月4日早,北京广场,国旗仪仗队正在升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摄

  今晨5时54分的北京广场,五星红旗照常与太阳同升,在短暂定格后缓缓下降至距离旗杆顶端1/3的位置,全体肃穆,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深切哀悼,用最庄严的方式表达对生命的敬重。

  国旗下降后,广场上的不少民众仍不愿离去,注视着旗帜飘扬,有的人眼眶泛红,沉默良久。湖北襄阳的汤女士带着9岁的儿子贝贝凝望半旗,为了来看国旗,贝贝4点就起床。汤女士的许多亲人还在襄阳,她说疫情新闻不敢过多地看,因为看一次哭一次。来自内蒙古的张先生也抱着6岁的女儿看降半旗,“虽然孩子年龄还小,有些不懂,但还是想让她记住这一刻”。

  4月4日早,北京广场,等待升旗仪式的人们。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摄

  而在北京赴武汉医疗队的隔离休整点,不少曾驰援武汉的一线医护人员也在关注降半旗直播。在降半旗前,32岁的队员尹茜更新了朋友圈,“为逝者哀悼,向牺牲的英雄致敬”。

  降半旗的那几十秒里,武汉的急诊科医生张宁的脑海中不自觉浮现患者去世时的场景,可他实在不想去回想那段时间,他也不想再经历一次了。他始终是个乐观者:好好总结经验教训,万一如果以后再有新的烈性传染病,我们医疗上应该有更优化的流程。

  “这个特殊的日子我一定要回归家庭。”昨晚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影像科大夫张笑春第一次回家,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她一直住在医院办公室,在救治紧张时,她的办公室还被改建为病房。

  作为临床大夫,她最早公开提出将CT影像检查作为另一主要筛查手段。今天,9岁的女儿参加线上哀悼,她用她的方式缅怀逝者。“我想从医生的视角写篇祭文,追思逝去的人和牺牲的医生同道,也告诉9岁的女儿在这次疫情发生中该记住些什么。”今晚,张笑春将再次回到医院,为援助全球华人提供帮助。

  4月4日早,北京广场,观看升旗仪式的人们。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摄

  降半旗,更多的一线医护人员无法见证这一时刻。火神山医院的感染控制科医生许朝晖从除夕夜赶赴武汉以来,时刻紧盯医疗监控流程,他们筑起防御病毒的堤坝,保障支援队伍的医护零感染。升起、降落,他只能偷偷拿出手机看一眼。他缅怀那段抗疫留下的时光印记,同时他也担忧,国际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对他而言,疫情终点未至,悬着的一颗心就难落下。

  1990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规定,当发生特别重大伤亡的不幸事件或者严重自然灾害造成重大伤亡时,可以下半旗志哀。此前,为悼念汶川地震、青海玉树地震、甘肃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中的遇难者,广场也降下过半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